banner
虫子游戈

虫子游戈

一个写故事的人类
mastodon
email
七年预言
2024 十字路口,道路已被封锁,一个女人正在无力地抽噎哭泣。在她面前,一滩被碾碎的肉泥正在渐渐冷却。 这个场景吸引了周围数十个手机镜头的关注,它正被那些镜头之后的传感器转换成电子信号,之后再被传输到网络上。 魏兴旭走下救护车,眉头皱起。这是他这个月第三次清理车祸现场…
cover
cover
cover
cover
cover

区块链和人工智能之间的协同与冲突

最近这些年,区块链领域锣鼓喧天,人工智能(AI)领域鞭炮齐鸣,但这两大变革性技术却似乎交集不多。但从概念上看,区块链和 AI 有不少互补之处,比如区块链技术固有的去中心化特性也许可以帮助解决 AI 的中心化问题,区块链透明且可验证的性质或许有助于解决 AI 模型的不透明问题。 前…
cover
cover

讓Rime支持简繁混輸

我一直觉得混合使用简繁体是一種很有趣的表现形式,最近发现了一個現成的方案,让 Rime 输入法可以實現简繁混合輸入。 該方案来自 CSDN,但我们无需經歷同樣的操作过程,使用其結果詞庫即可:https://download.csdn.net/download/yulinxx…
cover

《欧洲:欧洲文明如何塑造现代世界》中一些被审查的内容

《欧洲:欧洲文明如何塑造现代世界》是一本讲述欧洲文艺复兴之后的历史的书,书中泛泛而谈了欧洲近代发展的各个方面。这本书是中信出版社出版的,是西班牙学者 Julio MacLennan 的英语著作《Europa: How Europe Shaped the Modern World…
cover
cover

金色的人

作者:Philip K. Dick(菲利普・迪克) 译者:虫子游戈 多年前我看过一部电影《预见未来》,其中尼古拉斯・凯奇扮演的主角克里斯・约翰逊具有预测未来的能力。近日我才发现这部电影是根据菲利普・迪克的小说《The Golden Man》改编的,于是我找来看了一下…
审判
一只米粒大小的甲虫在余晖中反射出棕红色的光。在这道反光进入任远臻双眼的瞬间,那只甲虫张开了细小的鞘翅,挥舞着其下的后翅,腾空而起。有一阵微风,托着它,向不远处的灌木丛飘去。 「我们只有一个地球。保护地球,人人有责!」任远臻的脑海里忽然响起了一个小女孩的声音。他本能地侧过头去…
坏疽
人类的宇宙扩张之路的真正起点是一块烂疮,它最早出现在四川达州一个名叫张启夏的高中男生的左腿膝盖处,那天似乎正是立夏,或者就是在立夏节气前后两天 —— 至少张启夏本人是这么说的。 他回忆说:「在我开始注意到它时,已经是好多天后了。那时候我就只感觉很痒,而且越扣越痒…
cover

假如钱会过期会如何?

本文译自 Noema 文章《What If Money Expired?》,作者为 Jacob Baynham,他获得过美国国家杂志奖,曾经是蒙大拿大学新闻学院的 T. Anthony Pollner 杰出教授。文章内容不代表译者观点。另需说明,原文中的「money…
cover

红朝七十五年秋,朝廷公布了新一年的假期安排,而这个安排出乎了大多数人的意料:除夕节被安排在了法定节假日之外。 虽然公告诏书中还附带了一句「鼓励各单位结合带薪年休假等制度落实,安排职工在除夕(2 月 9 日)休息。」,但却依然引起了一片哗然之声。这片声音在东西南北激荡…
cover

时间猫咪

本文由虫子游戈擅译自艾萨克・阿西莫夫(Isaac Asimov)的短篇小说《Time Pussy》。原文来自 1972 年出版的选集《The Early Asimov》,但这篇小说最早发表于 1942 年,是 Probability Zero 短篇故事系列最早发表的小说之一…
数学与计算机科学的一些常用术语
自从使用 CAT(计算机辅助翻译)软件翻译以来,我积累的术语已经超过 2000 个,其中一些是专业术语(主要是数学和计算机科学的术语),一些是方便节省力气的常用表达。 这里发布出来,希望能带来一些帮助。…
cover
cover
cover
cover
cover
cover

AI 与爱欲

《列子・汤问》中有一个偃师的故事,说是有一巧匠制造了一个假人,此假人能歌善舞,从外观看基本与真人无异。周穆王观看过这个假人的表演之后感慨说:「人之巧乃可与造化者同功乎?」即人类技艺的精巧也许能与造物主比肩? 我不知道造物主的技艺究竟如何…
cover

大商洗脑术

近期电影《封神》上映,吾已观之,见其中衣着考究,场景磅礴,算是良品,而更让人惊叹的,莫过于纣王殷受的洗脑术。 洗脑术一:塑造一个外部敌人 对于一个集体而言,大概没有什么比一个强大的外部敌人更能让这个集体团结起来的。这个外部敌人的形式可以有很多种,比如天谴或者境外敌对势力。 为了充…
cover
cover

色情聊天机器人简史

人为什么聊天?一个目的是为了分享知识和见闻,另一个目的则是为了获得帮助,还有一个目的则是为了找到陪伴、排遣孤独、获得快乐。色情聊天机器人基本都是服务于后一目的。 早在聊天机器人概念诞生之初,就已经有人开始考虑将其用于色情目的了。那是在 1950 年,阿兰・图灵在其著名的《计算机器…
美梦诱发剂
我?您可以叫我小吴。我是一名美梦诱发剂推销员,擅长上门、电话、网络、沉浸式等各式推销方法。当然,这对您来说一点也不重要;最重要的是:您想做一个美梦吗?请不要关门,我不是什么奇怪宗教的传教士,我只是个想要养家糊口的推销员,推销的也是合法合规的产品 —— 有正规的许可证…
cover

英语词 context 的翻译问题

最近做翻译时又遭遇 context 这个词。这个词的意思很简单直观,但翻译时究竟该选用哪个对应汉语词却需要一些考量。 context,剑桥词典的定义是: the situation within which something exists or happens, and…
cover
cover
cover
cover
cover
cover
cover
cover
cover

三亚寻仙记

女友问我:你相信有神仙吗? 我说:我不相信,我是无神论者。 女友说:无神是不是也是一种神呢? 那当然是了,无神曾在地上行走过十年,夺走了大量无知之人的信仰,将他们变成狂暴的凶兽,让他们成为了其他人以及彼此的灾祸。我说:是,毕竟我是修仙者。 「你知道吗?」她对我说…
「某国」以及对科幻的审查
最近在读《意识上传中》—— 格雷格・伊根(Greg Egan)的一个汉语版短篇集。 在读到其中《看见》这篇时,我注意到一个不协调之处: 整个世界都在底下供我凝视,从最近的苏丹饥荒到某国内战,从纽约的人体彩绘时尚游行到英国议会遭炸弹袭击的血腥结果。 不用说也能看出…
Ownership of this blog data is guaranteed by blockchain and smart contracts to the creator alone.